星期六, 6月 12, 2010

桃園一日遊 - 合照 各種風格



NYKF雜誌風格





















一般正常的照片

星期日, 9月 27, 2009

精神不濟?

說起來,最近二天精神有夠差的。

嗯,想想看。

前天想十一點多睡,結果睡前切一下電視,看到「貝武夫」,出乎意料的好看,不知不覺看完就十二點半了。 =.= 昨天,嗯,想不起來睡前做了什麼事,不過好像也是東摸西摸又搞到十二點多。

難道真的老了?還是已經不太適應十二點以後睡的生活了…哈哈?

看來還是早睡早起精神好吧。

今天去看了男女生了沒(the ugly truth) - 算是一部愛情喜劇片吧。

控制狂女主角 + 隨興拉踏男主角 - 奇怪,覺得最近的電影似乎都是這樣的組合出現。以前都是王子拯救公主這類英雄救美的橋段,或是第三者破壞介入,最後男女主角因愛生恨,但最後冰釋前嫌的龍套…嗯,或許這和時代不同,大眾對愛情的品味不同吧 =.=

唉,腦袋空空,有一些想法想寫,但是還是算了吧,腦空手痛…休息去也。

星期三, 9月 23, 2009

品果免?

品果免?

累累累

上班前一po...
最近真的是頗累的。

身體上累,心理上也累。

身體上累是因為連續二個禮拜多都在當泰勞做苦工,在悶熱的倉庫裡挑樣品換貨。

心理上累是因為當代主管,組員們又因為之前被蛇咬,現在個個都怕事,因此很多事都不講,得自己慢慢去拚拚湊湊,慢慢將整個picture拼出來。

有時真是覺得無力啊。

十月真的得放個連假休息休息。

星期一, 9月 21, 2009

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

最近對於公司的很多事,頗有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的感覺。

所謂「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很多事情一開始如果沒有想清楚、計劃好,總是想說等到遇到了再說,那麼問題往往會不斷積累,到了最後,就會以各種奇奇怪怪的病症呈現出來。

比如說某些事,明明公司高層也知道要做;但是往往又礙於下面的人反對,或不是很配合,而總是延宕在那邊。一陣子看來似乎沒啥問題,也就做罷了。然而,人都是習慣的動物,一旦習慣了「本來就是這樣」「以前都是這麼做」的思考邏輯,要改,真的是很困難的事。

尤其一開始進公司來的新人,如果沒有灌輸正確的觀念 - 哈哈,就是要將他們洗腦啦 - 一但造成他們思考上的「就是如此」的壞觀念,進而造成一些不好的做事習慣,那真的是會很令人傷腦筋。

因為一開始沒有做對,後面要補救,就得花很多時間。尤其是觀念上的不一致,要溝通,就很難做。常常最後可能都會搞到得用強硬的手段,或者連硬的手段也沒用,就是得讓員工走人。

但是有時想想,這真的不是員工的問題,而是之前的主事者,自己豬頭,事情說不清,也不會溝通,做事沒邏輯,下面的人都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造成他們錯的想法或是做法,做久了,就覺得這樣是對的。

管理學大師的話,想想,真的太對了-「先做對的事,再將事情做對」(do right things, then do things right)

古人誠不欺我,「凡事三思而後行」「凡事豫則立,不豫則費」- 不過話又說回來,曲突徙薪的故事,似乎才更符合一般人的膚淺想法。

「曲突徙薪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 救火的人誠然該賞,但是,如果當初就採納了「曲突徒薪」的建議 - 也就是一開始就做對 - 那還需要後面因為失火而造成的損失,更何必浪費人力物力去救火?

之前也聽過一個小故事很好玩,「古代醫術最高明的人是誰?」,一般人大概會猜說是華陀吧。錯,是華陀的哥哥 - 因為「預防重於治療」,華陀的哥哥在有一點小病徵時就會將病根除掉了,等到發成大病,那實在算不上一流了。

奧萬大

今年新建成的「奧萬大吊橋」上俯拍的河谷景色頗是壯觀。

高山、藍天、白雲還有溪谷,頗有世外桃園,人間仙境之感啊。

星期日, 9月 13, 2009

成功大學 - 小西門

背景油畫去色…突出人像的作法。

人體線條邊似乎會被影響到…=.=,看來得再練練。

進化論?

上一次和GF去看達爾文特展,上面就看到Mark畫的「進化論」。

不過這個「進化」,總覺得有些諷刺。

這些進化,似乎就是將我們的生活複雜化,而複雜也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其實現在正流行的「慢」活 - 慢遊、慢食、慢讀、緩慢性愛,似乎都是對於這個愈來愈快速且複雜化生活型態的反動。

畢竟,照理說,科技的進步所造成的方便,其目的不應該是「造福全人類」嗎?至少每一次有新的拜技突破時,其發明者,新聞媒體莫不如是說。

網路,方便吧。造福人群嗎?當然,不過恐怕造福原來的既得利益者更多吧。如果把因為科技而來的「利益」,畫成十等分,大概前面七八等分都是被原來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是世界上有權有勢者,那些少數的金字塔頂端的人給拿走了吧。

而大部分只想,「求個溫飽」的人民,反而及乎並沒有從「進步」中真的分配到多少利益。

就像自電腦發明,至九○年代網路興起這幾十年間,上班處們真的有獲益於此?想想,似乎反而是更受制於這些新科技。得益的,都控制市場的那些大頭們吧。

星期三, 9月 09, 2009

邏輯?把話說清楚

hmm...該怎麼說呢。

最近工作遇到二個case,讓我懷疑公司同仁們的邏輯觀念或者是表達能力有嚴重不足之感。

案例一:
某次發e-mail向業務單位詢問某件事的意見。結果業務單位那邊就講了一堆什麼這個那個,會增加我們的工作量啦,這樣不對啦,你們應該要自己去了解啦blabla什麼的...總之,我要的,只是一個答案說行或不行,然後主要理由是什麼,結果,對方講了一大堆,抱怨了一大堆,我都搞不清楚她到底在講啥鳥,因為下高速公路下太遠了,根本是回不來了=.=

案例二:
向某下屬問今天交待的事結果如何。結果是他也講了一堆有的沒的,這樣那樣,結論?還是這樣那樣 ...>"<今天因為要準備驗貨的產品的關係,幾乎當了一天搬運工,又煩又累,結果回到辦公室又聽到這種講了一大段,講不出有些脈絡的話,讓我一向的好脾氣實在快爆發了。還好修養還是在的,只能很無奈的嘆氣。

說來實在好像,把事情講清楚有那麼困難嗎?一堆人講話常常沒頭沒腦 - 如果是朋友哈啦聊天,本來就天馬行空,也無所謂,也許還更有趣。但是工作上,實在就很讓人受不了。

明明一二句可以講完的事,講了十幾二十句還讓人摸不到頭緒,還要讓人去推測他們要講的到底是什麼,唉,實在很累。明明就說了我要知道「結論」是什麼,講了老半天講不出個所以然來,實在有點莫名奇妙。

更混亂的是,很多人都很喜歡把一堆有的沒有不相干的事,混淆目前的主題,這樣根本無助於解決問題,反而更將問題複雜化。

有點邏輯真的那麼困難嗎?真是想不透。也不過就是基本的講話要有脈絡可尋,清楚表達自己的觀點;對自己知道的,整理歸納分析後講出來或寫出來而已。真的很困難?真怪。

真怪,以前都不會這樣認為的。

所以,是我以前沒注意到?還是最近這半年來看的一些邏輯相關的書籍後自己真的在這一方面進步了?嗯,也許二者都有也不一定。
------------------^^^^^^^^^----------------哈合,上面寫的也很沒啥邏輯啊,不過這是抱怨文,本來就不需要啥邏輯啊。哈哈。

星期日, 8月 30, 2009

楊照:讓新身體貼近老靈魂

楊照:讓新身體貼近老靈魂
【聯合報╱楊照】

2009.08.26 03:33 am

楊照

一九七二年,王文興發表了長篇小說《家變》,一時引起了熱烈討論,除了小說在文字與結構上的創意實驗之外,更重要的是小說碰觸到了當時台灣最敏感的題材———代溝。

代與代之間,尤其是父子之間,存在著無法跨越的鴻溝。這的確是閱讀家變後,讓人背脊發涼清楚感覺。溝通斷絕,父子之間只剩下幼少時的記憶,卻無法在現實中相處,更不會有感情。

世代之間 為何不再溝通

那個時代,報章雜誌熱中於討論代溝。從《家變》式的家庭內部代間衝突,到更廣泛社會上年輕世代的反叛,留長頭髮、穿喇叭褲、聽搖滾樂,都是年長一代無法忍受,更不可能理解的。代與代之間每天怒目相視,幾乎要反目成仇。代溝,是那個時代最顯眼的社會現象,是讓許多人擔心痛心的社會問題。

幾十年後,當年的少年少女們,步入中年,變成下一代少年少女的家長了。「代溝」這兩個字,從我們的日常語彙中淡出消失了,然而,這絕不代表世代之間的有著充分有效的溝通。相反地,今天沒人談代溝,是因為整個社會進入一種奇特的逃避,幾乎完全放棄了世代之間應該溝通、可以溝通的前提假設,代之以反正年輕人就是有他們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世界的無奈退讓。先假定了不能溝通,當然就不會將溝通不良情況看成問題了。

新一代的年輕人,不再受到上一代的高壓強迫,有較大的自我空間,不用每天為了自己的外表、自己的時間安排、自己的耳機音樂跟父母爭吵爭鬥,然而,相對地,他們生活中會接觸到的經驗,他們能夠了解的感情樣態,也就具備了高度的同質性。他們不容易意識到不同生命態度的存在,他們也缺乏從叛逆中去找到自己風格的過程。

單向生活 創造力將弱化

年輕人對自己的世代生活視之為理所當然,絕非好事。他們對先行世代曾有過的經驗與價值信念,全無好奇興趣,更是這個社會面臨的嚴重問題。單向固定的生活,既有不需經過質疑追尋的答案,這些條件都必然窒息一個社會的活力,弱化其創造力。

當然不是要在這個時代重新去創造代溝,讓代與代之間再啟激烈爭執。而是該有更多讓不同世代體會差異的管道。不要老是只要求年長的一輩,如何學電腦上網趕年輕人的流行,也要讓年輕人可以具體貼近那逝去或即將逝去的生命情境,例如《光陰的故事》中年輕演員去揣摩幾十年前人的表情與感情,例如新一代舞者重跳林懷民的經典舞碼《水月》、《行草三部曲》,例如從來不曾思考過戰爭,更不曾經歷離亂的年輕讀者仔細閱讀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新身體貼近老靈魂,接受時光洗禮,洗出更豐富更複雜的感情與思想可能性。

(作者為新新聞副社長兼總主筆)

星期一, 8月 24, 2009

赤嵌樓

話說,赤嵌樓應該是最該造訪的台南古蹟。

因為當時打工的地點,就離赤嵌樓只有一分鐘的車程,實在是超近的。

不過,也記不起來了,也許大學時,對於古蹟並沒啥特別喜好 =.= 所以才一直沒去參觀過吧。

話說回來,大學時都在幹嘛啊?=.=

星期一, 8月 17, 2009

88水災偶感

最近88水災,因為馬英九政府的無能,搞得天怒人怨,民調down到最低點。

CNN的網路調查,還有高達7成8的民眾要馬英九下台。

嗯,說實話,這次救災是不是像媒體講的是有慢了,更是不是像某些媒體講的,是因為馬政府的傲慢無感,才導致救災無力?這點,說實話,看了許多台,還是說不上來誰講的真的有道理。

因為,一面倒都是媒體在批評 - 當然,也許這是馬政府自取其敗 - 先不說馬英九一開始到災區的發言,不適當;行政院長說不需要向媒 - 外行人 - 多做解釋的態度,大概是惹毛了所有的媒體;難怪連親藍的媒體也對這個政府老大不客氣。

需知,天底下誰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能得罪媒體。

我看,馬政府這個救災的問題會搞得這麼焦頭爛額,被批得一無是處,一半劉院長應該是要負責任的。

其實由這次媒體的報導也可以看得出,台灣的媒體,也沒有所謂客觀公正報導的傳統,大多是很膚淺表面的報導。

記者們深入災區報導,怎麼能說膚淺?但是遺憾的,就是如此。是深入災區了,但是有沒有深入議題?如果真的有用心在看,其實說實話,也不必用心看,台灣的媒體對於絕大多數的議題的報導,都是三分鐘熱度,快速有餘,深度則嚴重不足。

馬政府救災是否及格,可受公評。

但是媒體目前也只就馬政府說錯說,心態不正確,做了太多的評論了。好像他們真的知道政府內部救災是如何運作的,當初是如何下決定的。

簡單講,這些都是屁話,後見之明。

過多的都是猜測;反倒是政府「真正」如果進行救緩,報導者少,記者們不是都深入災區了,就是都是一直播災民如何要政府負責的畫面 - 這樣的報導,似乎是太一面倒了吧?

講好聽一點,當然是都「站在人民的立場」來批評政府救災慢,但是政府的救災是否真的慢?目前除了有部分人將88水災與九二一大地震的救災情況拿來比較外,多的都是「站在災民」這一邊,情緒性的批評政府。

當然,受災的民眾有權生氣,畢竟老天爺就這樣奪走了他們的親人、他們累積一生的身家財產 - 但,這樣「民粹式」的報導,有助益嗎?

說難聽些,大概也就是為了收視率吧。

況且,真要與九二一相比,二個是不同類型的災難,影響區域大小也不相同,時空背景也不一樣 - 真能如此黑白分明的比較?

不是替馬英九說話,只是,有時候太多非理性的怪責,與不明理究的論述,往往就模糊了真正的問題所在。

馬政府在這次救災中做了一些豬頭的事,也許了些很白目的話 - 但是否這就等於救災無力?在邏輯上,要硬扯上關系,恐怕也是太牽強了。

當然,如果說就因為他是台灣總統,需要負起全責,當然也是說得通。

但,要一個人真因為在這個位置,就得負起這麼多的責任,恐怕,誰在那個位置,也不免得要抱怨許多啊。

心存善念

當我們拿花送給別人時,首先聞到花香的是我們自己
當我們抓起泥巴想拋向別人時, 首先弄髒的也是我們自己的手

星期日, 8月 16, 2009

肉棕角_灰色風

淺灰幾近無色的背影,加上柔光效果突出人像。

成功大學_榕園

突發奇想,回母校一遊。

校內感覺變化不大,反倒是學校邊,變化和十年前真的差很多;連「成大商場」都出現了。不過看來規畫感覺不錯,整個空間感感覺比以前大很多,不知道成大建築系有沒有參與設計啊 :-P

回程順便去吃懷念了好久的嘉義火雞肉飯 - 最老的那家,民國38年就開了耶,今年剛好是60周年慶。YAMMY...哈哈,好吃啊。

PS. 有沒有發現左邊的草地似乎怪怪的啊,…哈哈,沒錯,左邊的草地都是用photoshop複製上去的,這個角度,原來人站的地方,是水泥馬路。

星期六, 8月 15, 2009

肉棕角外拍之二

這就是鏡面效果啦....哈哈哈。

之前好像在哪邊看到的照片,應該是合歡山登山小屋前拍的吧。

登山屋倒映在旁邊的水池中,配上綠色藍色真的非常美。

哈,不過不是特別喜歡登山,所以大概不會有機會拍到那個美景了。

肉棕角外拍

又再次來到肉棕角。

上一次是退潮時,所以有拍到沙灘潮間帶的夕陽美景。

這一次因為是漲潮,不過,說來大概是拜此次莫拉克颱風下了很大雨量的關係。在肉棕角最邊邊的沙灘區,竟然出現了一個小小湖 - 其實應該只是大積水啦,天氣再熱個一二個禮拜,大概就會被蒸發掉了。

不過也因此,能夠拍到這個美景 - 風力發電機的類似在湖中的倒影;去的時機也對,其時無風,水面就很清楚的倒映出了風力發電機。後來起風了,就沒法照得像鏡面一樣漂亮了。

總之,肉棕角實在是一個滿適合拍照的地方 - 今天去也又遇到不知道是在拍婚紗照還是拍藝術照的。

星期二, 8月 11, 2009

變與不變~續

人或者都是習慣性的動物吧。

最近公司對組織和人力做重新的調整 - 同樣還是有許多抗拒,尤其「半」高層主管們。

總是會有些人會反對,或是等著看好戲。

有時候很不明白某些人到底真的心理在想什麼。

變動,當然會有一定程度的動盪,但大家常常覺得公司有很大的問題,但是每次提到要變動,卻又很抗拒?還是說,都是覺得別人有問題?自己都沒問題?

口頭上講得好聽,會配合。但是實際上似乎又是另一回事。

明明提不出更有建設性的做法,卻又反對別人要做的更動,尤其是涉及到自己的部分。

大部分的人真的都太習慣「不變動」的生活了,所以只要一提到改變,心理就會很抗拒。

「反正我也不想升官,最好就是目前一樣的工作一直做下去不要變最好。」大概很多人心理都這麼想吧。

不過,現實是殘酷的,環境常逼著人得去做改變;易經講的就是 - 恆常的不變,就是變。

沒有人真的喜歡改變,如果可以就一直這樣做,多好啊,不用動腦筋要怎麼去適應新的工作、怎麼去處理新的事務…但是,整個經營環境在變,公司真的能「以不變應萬變」?

或許這和公司避處鄉下有關吧,有些人不太看相關的商業新聞,做一般職員的不看也就罷了,當主管的也不太看 - 這樣,觀念永遠無法與時俱進吧。

平常時也不看一些商管相關的書籍,總覺得「都是理論,都是講得好聽啦!」「人家王永慶也沒讀過啥書,還不是一樣做得蝦蝦叫…」大抵都會拿這些似是而非的藉口來搪塞,做為自己不用功的藉口。

其實,只要有點頭腦,就該知道。

管理的很多工具,並不是憑空,哇,某個很會讀書的人突然想就出來了,其實,絕大多數的管理工具 - 至少比較常聽到的 - 都已經是由原始的理論經過實證之後,證明有效,然後才會存續至今的。

很大部分的管理工具,甚至是某些極成功的公司,由學者做實際訪談、整理、分析後歸納出來,這些公司成功的方程式 - 當然,不盡然能適用所有的企業,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總是具有參考價值的 - 因為,這就是別的公司的成功經驗,而由學者整理歸納提出來的。

無奈,許多人都喜歡說屁話,盡是為自己的無知與無法改變找藉口。

無知與無法改變有時是受限於環境,某個角度來講,或者是無可避免的。

但是如果由無知與無法改變,最後變成單純好面子而不想承認這點,甚至因為自卑而衍生出自大,這就是一個可怕的錯誤了。

有時候真的深感無奈啊,每次要改變,大家都是一堆沒建設的話。

誠如VP講的,「如果你有更好的辮法就提出來,否則就依我的方法來做」 - 我覺得這是很中肯的話,因為,概然提不出更好的辦法,那何不照著至少有經驗的人的方法來試看看是否會更好。

不然,就地等死?還是覺得說公司雖然績效不如何,但是也不致於會倒?實在搞不懂啊。

改了,也許未必會更好,但是卻總比一灘死水來得更好,因為至少會將一些問題曝露出來,也才能有解決的機會;短期來說,也許治絲益焚,但是就長期來看,改變,永都是不得不做的決定。

星期六, 8月 08, 2009

變與不變

最近突然發現,原來有不少同事工作都是滿肚子抱怨的。

真的是有點意外,平常真的是看不太出來。

雖然多少猜得到,但是有時候真的看見、聽見,很有點意料之外,但又是意料之內的矛盾感覺。

很多人覺得想到要去上班就煩,真的有這麼糟嗎?

說實在,可以體會。

曾輕,也為了貨能不能出而焦慮不已,差點失眠 - 哈哈,個人是很「鈍感」的,除非天大大事,否則很少會因為工作上的事失眠。

不過,那是因為一開始的時候,對工作流程不熟,經驗也少,對於「未知」產生的焦慮,但後來做順手了後,就很少這種情緒了,因為,能做的、不能做的,能改變的,不能改變的,在做了通盤的評估,並做到能做了的後,剩下的就是看客戶怎麼回應了。

非自已能控制的事,想太多,徒增煩惱而已,重要的是確定自己已經做了所有能做的,其他的,就不是該煩惱的了。

然後,常常這樣的態度,往往被認為「不在乎」「不緊張」,有時候,「理性冷靜」竟然是一個缺點嗎?在做了能做的了後,在那邊窮緊張,只是徒然浪費力氣,有時間去緊張,還不如靜下心來,做點有建設的事。

不過,回到早些提的,工作那麼難熬嗎?

很多人覺得當上班處很辛苦,想要自己出去開個小店 - 好處不外是不用再看人臉色啦,自已的時間自己管啦...blabla...

是沒錯,不過,對於一個「不喜歡上班」的人,我相信,就算自己出去開店,恐怕未必走的出更廣的路。

自己當老闆,意味著未必是更多的自由,事實上,往往正好相反,意謂著更多的「責任」,因為成敗的責任就是一肩抗,再也沒有所謂「啊,都是主管無能....老闆不講理...工作太多啦....同事不好相處啦.....」等等藉口,來掩飾自己的不負責任。

當然啦,有的人還是可以推給「大環境不好」等其他非個人原因。

哈哈,總的來說啦,有時候,就是不要做一行怨一行。

完美的企業從來就不存在,有的話,也只是短暫的,或者是「看起來」像是很完美的企業。

醒醒吧,企業主雇員工是用來達成績效的,不是用來讓員工感覺過得很爽很快樂的。

星期五, 8月 07, 2009

灰色

年紀漸漸老大以後,人生不再是那麼黑白分明的,在是非對錯之間,不管你喜歡與否,存在著深深淺淺的灰色。